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驾驶员驶离现场是否“主观不知情”?

时间:2019/1/29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作者:王永分

  【案情简介】

  2016年3月14日,王某驾驶某出租车公司所有的渝F×××××号出租车发生交通事故,将躺卧在路面上的人员苏某碾压,造成苏某经抢救无效死亡,交警认定王某承担事故全责。事故发生后,出租车公司赔偿了死者苏某家属后向某保险公司索赔,因驾驶员在事故发生后驶离现场,保险公司拒赔了商业三者险,出租车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某保险公司承担保险赔偿责任。

  该案一审保险公司败诉、二审保险公司反败为胜,再审裁定驳回出租车公司再审申请。

  【争议焦点】

  驾驶员王某在事故发生后驾驶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是否构成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中“驶离现场”保险免责拒赔情形,保险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主张:保险公司以“驶离现场”拒赔的前提应当是驾驶员王某知晓了事故发生,本案驾驶员根本不知晓发生了事故,主观上不存在为逃避法律追究而故意驾驶车辆驶离现场的意图,其行为并非出于逃避法律责任,保险公司不应拒赔。

  被告认为:根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第二章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第二十四条“在上述保险责任范围内,下列情况下,不论任何原因造成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和费用,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二)驾驶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1、事故发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约定,只要发生事故后驾驶员未采取措施驾车离开现场,无论驾驶员是否知情,保险公司就对事故损失不承担保险赔偿责任;同时,从本案的客观事实来看,驾驶员对事故的发生应当是知情的,只是其没有采取下车查看并施救等措施,完全符合保险条款约定的驶离现场拒赔情形,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判决结果和理由】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12月13日,原告为其渝F×××××号车在被告处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保险期间均自2015年12月13日零时起至2016年12月12日二十四止,商业险中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金额为50万元(含不计免赔)。2016年3月14日2时20分,王某驾驶渝F×××××号出租车沿A县少陵路由南至北行驶至“景江苑”路段,因王某不按交通标线行驶,越过道路中心实线超车,且未注意观察车行前方路面通行状况,导致车辆将躺卧在路面上的苏某碾压,造成苏某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交通事故。2016年4月1日,A县交通巡逻警察大队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王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2016年3月16日,原告与受害人家属就苏某死亡事宜达成赔付58万元的赔偿协议,原告已全部履行;后,原告向被告申请保险理赔,被告支付原告12万元交强险赔偿款,对商业三车险进行了拒赔处理。驾驶员王某因本案事故涉嫌交通肇事罪,由A县公安局侦查,并移送A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6年9月20日,A县人民检察院以王某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而作出不起诉决定书。

  一审法院判决结果:原告投保的车辆经原告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驾驶中发生本案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在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期间内,且原告已经向受害人亲属赔偿了相应损失,被告应依保险合同向原告履行赔偿保险金的义务。王某虽然在事故发生后驾车离开事故现场,但综合其在公安机关询问笔录中的供述和当日9时许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带民警到事故现场指认的整个行为过程看出,王某当时不知事故发生,主观上不存在为逃避法律追究而故意驾驶车辆逃离事故现场的意图,其行为并非出于逃避法律责任,因此被告以王某在事故发生后,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而拒绝赔偿,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定事实及判决结果:一审判决后,某保险公司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在一审法院查明事实的基础上补充查明,出租车公司与某保险公司签订的机动车商业保险保单所附《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第二章第二十四条约定:“在上述保险责任范围内,下列情况下,不论任何原因造成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和费用,保险人均不负赔偿责任:……(二)驾驶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1.事故发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投保单投保人声明处载明:保险人已向本人详细介绍并提供了投保险险种所使用的保险条款,并对其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包括但不限于责任免除、投保人被保险人义务、赔偿处理、附则等),以及本保险合同中付费约定和特别约定的内容向本人做了明确说明……”,出租车公司盖章予以确认。另查明:驾驶员王某在接受公安局交巡警大队民警讯问时供述:“……在经过少陵路景江苑门口路段时,我车前方有一辆白色的类似长安车车型的车在公路的右侧道路上行使,速度很慢,我看他走得很慢就从左边超车,超车之前我看见地上有一个像是垃圾袋的东西,是黑色的,当时地上又洒了水,路灯也不亮,我没看清楚就直接压过去了,感觉轮胎腾了一下,我当时没在意就直接开车走了,继续跑车去了。一直到早上大约5点钟我把车停在后山之后走路回家途中遇见了我侄儿张某,他给我说昨天景江苑门口路段那里压了个人,我听他说了后想起我在两点多钟在那个地方压了个垃圾袋的,轮子腾了一下,不晓得是不是压倒人了……。我是早上大约6点到交巡警那里说明这个事情的……。我记不清楚是左边还是右边压倒了的,我记得前轮和后轮都压过去了,是在超白色小车从左侧借道超车时压倒的,我开车时感觉到了的……。我估计车速在20-30码左右,事发地点是直路,出事时晚上视线不怎么好,我当时开的近光灯,路灯也不怎么亮……”。

  关于争议焦点,二审法院认为:根据《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第二章第二十四条第(二)款第1小项约定,本案驾驶员王某碾压受害人苏某后驾驶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未依法采取任何救护救助及报警措施,最终导致受害人苏某经抢救无效死亡,该事实已经交警部门及一审法院所认定,双方当事人也并无异议,客观上已经符合了保险条款免责情形。出租车公司辩称该免责条款成立的前提应是驾驶员知晓了事故发生,本院根据交警部门的事故认定书、证人的询问笔录、驾驶员王某的讯问笔录、事故现场照片、勘查笔录等证据以及日常生活经验法则,认定驾驶员王某应当知道发生了交通事故并驾驶车辆离开事故现场。首先,根据王某向公安机关的供述,事故发生前已经看见地上有一个像垃圾袋的东西,但仍然直接压过去了,感觉到轮胎腾了一下,并且车辆的前轮和后轮都先后压过去了,但其并未停车查明车况,而是直接继续驾车驶离现场。王某是一名具有多年驾龄的驾驶员,具有机动车安全驾驶的基本知识,出租车的底盘高度一般只有10余厘米,受害人是一名成年男性,其躺卧在公路上的身体高度在20至30厘米左右,即使王某在事故发生前误认为车身前是一垃圾袋,但是在其驾驶车辆压过“垃圾袋”后,王某从车身和轮胎的剧烈颠簸程度上应当意识到车辆碾压的不是垃圾袋,在正常的情况下,王某应下车查看车辆是否受损、碾压物是什么,王某径直驶离现场不符合正常逻辑。其次,王某是在凌晨两点多驾驶车辆,即使事故发生地的路灯不太明亮,但其车辆开启了近光灯,车身前三、五米范围内的较大障碍物都能照视清楚,王某系因占道超车发生事故,而被王某超越的车辆驾驶人证实就是因为看见受害人躺卧在公路上面而缓慢行驶,证明王某在占道超车时,特别是在车辆压过障碍物后应当能够分辨出在公路上的是受害人而不是“垃圾袋”。再次,本案事故发生在凌晨两点半左右,消息并没有大面积传播,王某供述早上五点多从侄儿口中得知“景江苑”路段发生交通事故后向公安机关自首的可能性较低。此外,出租车公司主张交警部门和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在侦查和审查起诉阶段均未认定驾驶员王某驾驶被保险车辆离开事故现场属于逃逸行为,这是因为检察机关审查认定王某的行为构成犯罪的证据不足,而逃逸本身属于交通肇事入罪后的一种加重情形,也就没有进一步审查王某是否构成逃逸行为,但这并不影响本案对驾驶员王某行为性质的认定。同时,本案原告签订保险合同时,某保险公司对保险合同的免责条款履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出租车公司在投保人声明处盖章确认,因此免责条款已生效,对某保险公司上诉主张对本案事故不负赔偿责任的理由予以采信,二审改判。

  二审判决后,原告申请再审,高院审查后作出裁定认定二审法院对本案的分析和认定并无不当,驳回了出租车再审申请。

  【案件评析】

  保险公司因“驶离现场”拒赔引发的保险合同纠纷案件一直争议不断,根据商业车险保险条款的约定,只要事故发生后,出现驾驶员未依法采取措施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的客观行为,保险公司就不承担保险赔偿责任,而无需考虑驾驶员的主观状态。但在司法实践中,被保险人提出“驾驶员不知晓事故的发生、不存在逃避法律责任的主观过错;交警没有认定驾驶员逃逸;交警认定了驾驶员逃逸、但因驾驶员不知情,刑事判决没有认定驾驶员构成逃逸”等理由,主张保险公司拒赔依据不足,部分法院根本不审查驾驶员是否确实不知晓事故的发生,直接采纳被保险人的理由判决保险公司赔偿,部分法院会审查驾驶员是否确实不知情,驾驶员确实不知情的就判决保险公司赔偿,驾驶员应当知情的就判决保险公司不予赔偿,基本上没有法院不考虑驾驶员主观状态而直接支持保险公司拒赔主张。

  笔者认为,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查明驾驶员知晓事故发生后仍离开事故现场才支持保险公司拒赔主张,对双方当事人来说相对更为公平合理;此类案件保险公司应在查勘阶段固定最大程度还原事故真相的第一手证据,在诉讼阶段充分收集、向交警部门调取并举示证据材料,包括对驾驶员的询问笔录、对证人的询问笔录、现场的监控录像等证据材料、委托专业机构进行现场模拟实验等,从客观的证据判断驾驶员对事故发生是否知情,从而说服法官就驾驶员是否知情作出客观认定。该案某保险公司紧紧把握前述关键点,在庭审中紧扣驾驶员在事故发生后接受讯问的笔录,抓住案件细节,结合常识进行推理论证,使得案件在一审败诉的情况下,二审改判认定驾驶员对事故发生是知情的,从而支持了保险公司拒赔主张。

【新疆保险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仅供读者参考,产生风险自担,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图片头题

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与自治区人民政府签订战

保险暖冬公益行   让我为您“化险为夷”
 ·头题新闻
 ·热点新闻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中国保险学会新疆银行保险监管局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
中国保险服务网北京保险行业协会 北京保险学会深圳保险网广西保险行业网安徽省保险行业协会 安徽省保险学会
河北省保险行业协会广东省保险行业协会宁波保险行业协会青海保险行业协会 青海保险学会辽宁保险行业协会
厦门保险网内蒙古保险行业协会大连市保险行业协会 大连市保险学会福建保险网甘肃保险网
浙江省保险学会浙江保险网新疆金融江西保险网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江苏保险网广西保险学会网天山网青岛市保险学会四川省保险行业协会 四川省保险学会